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点击收藏
  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
    电商资讯网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
    电商资讯网

电商平台上,几斤茶叶被炒到6500万!有人一夜暴富,有人倾家荡产!

来自: 电商报 收藏 邀请

一、斗殴!暴雷!还有比这更疯狂的吗?

整个芳村沸腾了。

现场充斥着骂喊声与尖叫声,男人们抱在一起滚作一团,抢夺着什么。

发生了什么?

他们正在抢云南大益茶叶集团新推出的普洱茶“仓颉号”。

事情还得从仓颉号暴雷说起。

6月,大益茶集团发布了大益普洱茶“2102仓颉号”的上市预告。

这个仓颉号非常了不得,官方配货价是7万元一提,零售指导价2.18万元/片,是有史以来发售价最高的普洱茶,可谓天价。

而且仓颉号只在“益友会”APP和经销商渠道配货,非常稀有。

茶叶期货市场沸腾了。所谓的茶叶期货市场,以大益茶广州专营店到货第一天起计算,十天之内,买家卖家需要完成现货交易。在此之前,卖家会开出空单,与买家进行博弈。

很多茶商眼见仓颉号价格这么高,想赚个盆满钵满,于是拼命开出茶订单,最后一下子收了2万多提的仓颉号订单。

仓颉号的价格一路飙升,从7万的出厂价涨到20万。

谁知仓颉号太难抢了,到广州芳村手里的现货不到200提。

买家上门来提货,茶商根本交不出货。

有些茶商开始耍赖,只愿意退还本金。有些买家怒了,直接上手抢茶。一来二去,肢体冲突就爆发了。

太不可思议了。

茶叶竟然也能炒?

事实上,在平台和炒茶客的推动之下,普通的茶叶早已摇身一变成了金融产品。

二、电商平台上,茶叶被炒疯了

在大益茶的圈子里,炒茶是一件颇有讲究的事情。

大益茶集团首先会在天猫旗舰店、官方 APP 益友会,以及线下经销商渠道定期发布茶叶发售预告。

这些茶叶大多都非常名贵,属于“有价无市”的级别。“轩辕号”起售3万,六星孔雀出仓4万,已经到了奢侈品的地步。

而且这些茶叶还被限购,完成实名认证,提交收货信息并完成预约的会员才能够申请购买。基本上这些茶叶一发售,就在几秒内被一抢而空。

买到茶叶之后,第二步就是“炒”。

大益茶有个网站叫做“东和茶叶”,专门用于茶叶交易。炒茶客们可以在这上面求购茶叶,也可以出售茶叶。

而且炒茶客们还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查看每款茶叶的“行情”。涨了还是跌了,一目了然。

这些茶叶被疯炒成什么样子?

一款2000年的“班章珍藏青饼”,价格飙到3900万/件。一款2003年的“班章六星孔雀青饼”价格曾一度飙到6500万元/件,比一套房还要贵。

就算一些没有这么出名的茶叶,其收益也很可观。

1701 金大益,最近一年历史最低价是14万/件,如今的价格是21万/件,差额达7万。

201 金色韵象,最近一年历史最低价为18万/件,如今涨到29万/件,差额为11万。

懂行的炒茶客,如果运气好,再加上资金足,一次性赚个十几二十万都是没问题的。

有很多人靠着炒茶一夜暴富。

据媒体报道,曾有人以3万元/件的价格买了“1701轩辕号”,后来在它市场价为165万/件的时候及时出掉,一下子就赚了一套房。

那么这个疯狂的炒茶市场,又是谁在背后一手操纵?

三、这个男人,硬生生把芳村变成了华尔街

这就不得不提大益茶集团背后的男人——吴远之。

2004年,吴远之以1个亿的价格,收购了勐海茶厂,并将其改名为云南大益茶业集团。

吴远之的思维一开始就跟别人不一样。他表示:“茶,自古就是一种‘奢侈品’。我们要把大益普洱茶打造成为中国的奢侈品!”

具体怎么做呢?

在这之前,吴远之是做金融工作的。于是他把金融思维也嫁接到了大益茶上。

第一步,先通过宣传扩大大益茶的品牌影响力。

他曾花费5000万元在央视买下黄金时段的广告位,让大益茶出圈。“茶有益,茶有大益”广告语日日在央视播放,推动大益茶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。

第二步,营造出普洱茶有价无市的状况。

大益茶集团每年都会发布所谓顶级茶叶“号级茶”,并且用名贵的包装和限量的配货打造饥饿营销。比如今年他们是这样夸仓颉号的:

甄选布朗山核心名寨古树茶为原料,经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“大益茶制作技艺”研配特制而成;

仓颉造字,留下“凤凰衔书”的故事;无独有偶,大益茶道的图腾为“凤凰衔茶”。凤凰象征着和谐、美好与吉祥,文字与茶,都传递上天对人类的祝福。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!

充满文化气息的宣传,唬得炒茶客一愣一愣的。

第三步,打造大益茶流通体系。

为了让大家炒茶更方便,大益茶在线下建立了完整的授权专营店体系,在线上打造出复杂的限购制度,和供买卖双方查看茶叶行情的大益茶交易平台。就这样,一个充斥着茶商、买家、收藏家的二级市场形成。

在吴远之的努力下, 广州最知名的茶叶市场芳村变成了大型炒茶现场,有了点华尔街的味道。

四、一夜暴富之外,更多人倾家荡产!

值得注意的是,针对炒茶乱象,国家出手了。

4月16日,云南省防非法集资小组就发布了风险提示函,表示为切实防范潜在金融风险,避免天价茶对行业造成损害,请各单位在发现重大舆情风险的时候及时与金融办联系。

今年6月初,国家农业农村部召开“天价茶”专题研讨座谈会。座谈会就选在大益茶集团的勐海茶厂开展,是什么用意已经很明显了。

炒茶的危害有多大?

事实上,炒茶能使某些人一夜暴富,但更可能让人倾家荡产。

去年东莞就爆出个涉案达1亿元的心叶茶轩案。

心叶茶轩的老板黄某与60名买家进行了茶叶交易,在买家到期要收货时,黄某却表示无法对单,因为它的上家谭某卷钱“跑路”了。

60名买家的交易金额从数十万元到上千万元之间,有人一下子就损失了520多万,说是一夜破产都不为过。

可见,炒茶这样击鼓传花的金融游戏,本身就具有巨大的风险,稍有不慎就可能带来金融风险,并对茶叶行业的发展造成损害。

当用来品尝的茶叶变身为金融产品,又有谁去关心茶产品的标准化改造和茶叶行业的升级呢?偌大个茶叶大国,也只会被讥讽“名不符其实”罢了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热门推荐
阅读排行榜

Copyright! X3.2© 2008-2019 电商资讯网www.cnecn.com.cn版权所有.( 蒙ICP备1800496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