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点击收藏
  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
    电商资讯网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
    电商资讯网

敛财1.1亿,被判无期!从茅台老总到阶下囚,起底袁仁国的罪恶之路!

来自: 电商报 收藏 邀请

从企业老总到阶下囚,只在一夕之间。

9月23日,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一审判决,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因受贿1.1亿元,被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袁仁国是谁?

资料显示,他是茅台发展史上的重要人物。他在任的十几年间,茅台成功成为酒业巨头,市值攀上巅峰。

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物,最终还是在纸醉金迷中迷失了自我,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一、从工人到董事长,袁仁国的过山车人生

从工人做到集团董事长,这魔幻的人生经历,估计也就只有袁仁国能拥有了。

1975年,时年19岁的袁仁国靠着父亲的关系,来到茅台酒厂工作。刚开始,他负责制酒,每天要搬运几千斤的东西,润粮、蒸粮、摊晾、入窖,非常辛苦。但他跟其他工人不一样,总是抓紧机会向老师傅请教问题。

有几次茅台酒厂厂长季克良下厂视察,袁仁国同样抓住机会请教,这让季克良深深记住了眼前这个小伙子。

从那之后,袁仁国慢慢得到领导的赏识和重用。从工人开始,袁仁国之后又做了供销科科员、办公室秘书、办公室副主任、三车间主任、支部书记、厂长助理等岗位,步步高升。

袁仁国人生中的高光时刻,发生在1989年。那时茅台酒厂在参加国家一级企业评选时意外落选。袁仁国不服气地说道:“我就不信,就这么让人打发了!让我去趟北京,我要试试。”

之后他如愿以偿来到北京,花费三个小时,用三寸不烂之舌打动了评委。最后茅台酒厂成功成为了国家一级企业。

这次事件之后袁仁国成功踏入管理层。2000年,袁仁国接替季克良,成为贵州茅台新一任掌舵者,从此开始了他长达18年的掌权生涯。

二、他将茅台捧成奢侈品

说到茅台,最出名的莫过于“国酒”身份、开国大典国宴用酒、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等脍炙人口的概念。但其实这些宣传口径,大多都是袁仁国从背后推动的。

在营销层面,袁仁国很早就意识到了要讲品牌故事。2003年,他就撰写过一篇文章,题目为《迎接文化酒时代的春天》,鼓吹“文化酒”概念。

为了将茅台打造成“文化酒”,袁仁国多次为茅台申请注册“国酒”商标,还将“国酒茅台”这四个大字挂在各大线下门店的招牌上。

很多人就这样记住了“国酒茅台”这四个字,以为茅台拥有至高无上的荣耀,并因此对品牌产生了极大的信任感。殊不知这只是袁仁国玩的套路。

茅台前后申请了多次“国酒”商标,但都失败了。2016年,国家商标局还发出了公告,表示“国酒茅台”商标不予注册。最后茅台只好改名,自称为“贵州茅台”。

好笑的是,开国大典国宴用酒、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也是名不符其实。

据考证,开国大典国宴用酒其实是山西汾酒。

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,茅台到底有没有拿金奖,其实连季克良都搞不清楚。他亲口说道:“有的是说金奖,有的说是二等奖,因为我们是后来人,奖章奖状也没有了。到底得的是一个什么奖,并不重要。”

此外,袁仁国还打出“国酒茅台,喝出健康来”这种广告语,将茅台与健康划等号。这一行为明显是违反广告法的,于是被叫停。但很多人却留下了“茅台可以治病”的错误印象。

在他的运作下,茅台被很多人奉为具有保值作用的奢侈品,身价水涨船高。无数黄牛和经销商陷入疯抢的狂潮中,但这其实这是袁仁国操持的一场营销局罢了。

三、一意孤行,将电商公司做垮

在电商的浪潮之下,袁仁国早早就意识到了做电商的重要性,但结果却不如人意。

2015年,袁仁国打造了茅台云商平台,整合电商、自营店、经销商等线上线下资源,做“智慧营销”。

2017年,为了让茅台云商的业绩变得好看,袁仁国强制要求当年年底所有经销商开启云商平台,并至少将30%的年度剩余计划分配到云商平台上。没有达到目标的要扣除下一年的合同计划量。

这让不少经销商叫苦连天。他们大多是中老年人,不怎么会操作线上的电商平台。而且他们已经在线下形成了成熟稳定的销售渠道,强制转向线上非常花费时间和精力。

尽管袁仁国大力推动茅台云商,但情况并不乐观。据媒体报道,将线下的商店搬到线上,给黄牛带来了更多的机会。云商平台黄牛泛滥,倒卖茅台变得更加隐蔽。而且茅台云商内部也出现了违法问题,茅台电商公司原董事长聂永于2019年被批捕。

自此之后,茅台云商平台陷入了停滞状态。最终贵州茅台发表公告称,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决定解散并进行清算注销。

袁仁国颇为重视的茅台云商就这样走向了死亡。

四、成也经销商,败也经销商

在袁仁国的掌权生涯中,不得不提的便是他和经销商的关系。

1998年,政府取消对茅台酒定产定销,茅台走向市场经济。彼时朔州毒酒案造成数十人死亡,人心惶惶,大家都不再敢喝白酒。直到7月,茅台只卖出了700吨,只完成了年度销售计划的30%。

为了挽救茅台,袁仁国从经销体系入手。他成立了18人的营销“敢死队”。这支队伍在各地举办白酒研讨会、订货会和名家诗会,拼了命地讨好经销商。遇到客人,袁仁国都会去敬一杯茅台酒,“每次十桌以上”。最终茅台成功在当年完成了销售任务。

在觥筹交错之中,袁仁国建立的经销商体系越来越强大。袁仁国在“茅台营销二十年”大会现场上曾表示,经销商队伍从1998年的146家,发展到现国内经销商、专卖店等客户2000多家,营销网络覆盖全国所有地级城市和30%以上的县级城市。

经销商成就了袁仁国,但也害了袁仁国。

因为茅台出厂价和市场实际零售价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,这之中具有不菲的利润,所以每一天都有四五十个人来找袁仁国“拉关系”,希望他能给自己批多一点茅台。

据《国家监察》纪录片透露,有经销商为了讨好袁仁国,送出了一个重达5公斤的定制金鼎,还在鼎上刻上了一句“酒冠黔人国”的诗句,还将其中的“人国”换成了袁仁国名字中的“仁国”。

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袁仁国不知不觉迷失了自我。根据指控,1994年至2018年,袁仁国为他人在获得茅台酒经销权、分户经销、增加茅台酒供应量等事项上提供帮助,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,共计折合人民币1.129亿余元。

如今,他被判处无期徒刑,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尼采在《善恶的彼岸》中说:与恶龙缠斗过久,自身亦成为恶龙;凝视深渊过久,深渊将回以凝视。

从意气风发的青年骨干到上市集团的老总再到阶下囚,袁仁国的一念之差,最终还是毁了他的一辈子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热门推荐
阅读排行榜

Copyright! X3.2© 2008-2019 电商资讯网www.cnecn.com.cn版权所有.( 蒙ICP备1800496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