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点击收藏
  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
    电商资讯网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
    电商资讯网

他卖掉深圳6套房做跨境电商,半年赚了2亿多!

来自: 电商报 收藏 邀请

​今年5月以来,亚马逊上掀起了波涛汹涌的封号声。

短短两个月内,5万多中国亚马逊商家被暴力封号,跨境电商的形势愁云惨淡,到处一片哀嚎。

一边是海水,一边是火焰,在大批亚马逊商家陷入凛冬之际,仍然有一些跨境电商企业逆风而行。

一、从线下零售到电商!

如今深圳的跨境电商玩家,没有人不知道老金的,他入行虽然不深,但是战绩实在太辉煌:仅用了半年,就赚了2亿多!

老金,惠州博罗人,以前是做线下零售的。说得具体些,是永辉、沃尔玛等大型商超的供货商之一。

老金在博罗有5家工厂,业务品类涉及到服饰、陶瓷、玩具和食品等领域。

老金的工厂做这么多品类,也是被形势给逼出来的!

最初,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做成衣出口。但是从几年前开始,成衣出口越来越不好做了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接触到一个商超负责人,慢慢就成为一些商超的供货商。

他发现,一些国外商超在国内下单时,刚开始会发一些小单过来,比如说,几百件一件的衣服。试了几单后发现没有问题,再把订单扩大三倍,而且根本不会压价。所以当时,他的成衣厂利润当时还是很可观的。

有一天,一家大型国外商超问他:临近圣诞节,马上要下给他一个比平时大10几倍的订单,问他接不接?

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,老金却犹豫了,以他工厂当时的实力,要在交货期做出10多倍的订单量,意味着他必须马上大幅度招人、购买新的机器设备、请更多的跟单,成本上有些招架不住。而且,如果这笔圣诞期间的特别订单只是一锤子买买,好像也有些得不偿失。

于是,他把这笔生意介绍给了一个朋友。

与此同时,他找了几家做陶瓷、食品的工厂,通过之前在商超建立的关系,将这些圣诞期间国外急需的产品送进去,三个月挣了一千万多万。

他的那位“捡”到大单的朋友则没有那么幸运:先是以房产为抵押,找银行贷了很大一笔款,接着马不停蹄的上了一批新人和新设备,准备一个月内交出国外商超的订单。

对方却在这时提出了无条件降价三成的条件。

很显然,国外商超早就算准了他朋友的产品就算降价30%也有一些利润空间。果然,朋友一想,设备都买了,只能接着干呗!

朋友后来告诉他经历了什么时,也给老金一个启示:过分依赖线下的商超渠道,到头来无非是为他们做嫁衣裳,将渠道转到线上,做跨境电商,可能是更好的选择。

二、为了做跨境电商,他卖掉了深圳6套房子

为了准备做跨境电商,到2020年底,老金陆续清空了深圳的6套房子,手上握有1.3亿现金。

有人知道他正在高位抛掉手上的房产,觉得他是不是疯了!

要知道2020年底,为了买到一套热门的深圳商品房,一堆人都竞争到社保交几十年的才有抽号的资格这个程度了。

所以,当老金出掉手上的6套房时,很多人都等着看“打脸”。

“打脸”很快就来了:时间进入到2021年1月,深圳的平均房价不可遏制的超过了9万元/平方米,是北京的1.35倍,上海的1.45倍,广州的2.2倍!

但是到了2月,最严限价令伴随着指导价来了。随后,房价一路走低,到现在还在低迷。

这时候,才有人想起老金几个月前的出手多么漂亮!

那么,从工厂转型做跨境电商后,老金做得怎么样?非常不错。

总结一下老金的跨境电商经验,大概有以下几点:

其一,主打产品差异性。

因为朋友在线下渠道上吃过亏,老金在选择跨境电商渠道时,有侧重的选了亚马逊、Wish、 eBay三个平台,并且将自家不同的货品有针对性的和这几个平台的属性对应起来。也就是说,有些商品只供给一家平台,以保持产品的差异性,结果是,每个货品的销量居然都还不错。

其二,熟悉平台运营规则。

做了两个月后,他发现,公司对亚马逊的依赖度还是太高了,如果亚马逊利用商家的这个弱点威逼商家,自己还不是要成为待宰的羔羊?

所以,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很仔细的研究了亚马逊的商家规则,一直严格的遵守着哪些事该做,哪些事不该做,这种谨慎经营的作风也让他在随后到来的封店风潮中躲过一劫。

第三,做好库存释放。

因为工厂之前也做过内销,而且如今国内的消费形势已有所好转,在主打海外市场的同时,他在国内的生意并没有停下来:国内销不出的放到国外,国外销不出的发到国内,部分缓解了库存压力。

最后,永远不要单打独斗。

老金认为,商业的本质是向善。这些年,老家博罗县很多工厂都做起了跨境电商,在当地政府的组织下,他也成为当地产业集群中的一员。后来深圳大量店铺被封也证明:跨境电商要走稳,没有政府的有效参与,真的有可能昙花一现。

到了今年5月,亚马逊的第一记 “闷棍”打了过来,很多跨境电商卖家陷入绝境。

他亲眼所见的,一个依靠刷单打造爆款的工厂,一夜之间亏损300万!

是一夜,不是一个月,更不是一年!

而老金几乎在每个时间节点都刚好赶上了,更因为合规经营,避免了被亚马逊封号:今年半年以来,已经赚了2亿多。

三、跨境电商的下一站该怎么走?

实际上,老金的经历在跨境电商行业非常的“不典型”,而正是因为这种“不典型”,在跨境电商形势日趋恶化的当下,反而成了一种“典型”。

最关键的是,它告诉我们,跨境电商的下一站到底该怎么走。

首先,当很多人涌进同一个风口时,你就要想好有滑铁卢的可能。

2020年初,疫情冲击传统外贸,倒逼很多企业转移到线上。结果在去年前5个月,深圳纳入海关监管代码项下的跨境电商进出口额就达到52.67亿元,同比增长50.15%。

不可否认,2020年做跨境电商的的确有人赚到了钱,甚至有人买走了深圳湾1号。但是人群的聚集也增加了一种风险:商家都一窝风的涌过来做跨境电商,都在拼命制造库存,必然会造成商品的贬值,毕竟海外存量市场只有那么大。

其次,永远不要把自己吊在一颗树上。

其实现在很多人做跨境电商,最大的痛点是别的跨境平台没有成长起来。比如说,有些国内的跨境电商平台的服务费每年都在涨,在海外营销上的效果也很差,逼得大家只能选择亚马逊等海外平台。而按老金的做法,可以多选几个海外平台,分散一下风险。同时,除了不要过分依赖一个跨境电商平台,还可以通过国内渠道消化库存,保持公司的稳健发展。

还有,货品很重要,运营也很关键。

无货模式做跨境,除非像《大时代》的丁蟹一样,真的对市场有高度感知度,否则很难成功(就连丁蟹后来也收监了)。而有一家自己的工厂,就可以根据市场的风向反向输出自己的产品,提升货品竞争力。

同时,跨境电商运营很关键。一些跨境电商企业,老板没有经验,找的运营连一些跨境电商的基本规则都弄不清,就生搬硬套国内电商刷单、求好评那一套,到后来,还是把自己给栽进去了。

最后,一定要依托集体的力量!

很多人说到跨境电商,第一个想到的是深圳:全国70%的跨境电商商家都聚集于华南,而华南80%的跨境电商商家又聚集在深圳。

但是不可思议的是,拥有超过15万家的跨境电商中小卖家的深圳,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跨境电商协会!以至于到了被封号时,居然没有一个组织或社团及时站出来做出应有的反应,失去了让事态缓和的有利时机!

看来,跨境电商的下一站,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热门推荐
阅读排行榜

Copyright! X3.2© 2008-2019 电商资讯网www.cnecn.com.cn版权所有.( 蒙ICP备1800496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