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点击收藏
  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
    电商资讯网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
    电商资讯网

深圳房东和跨境卖家的战争渐入高潮!

来自: 电商报 收藏 邀请

一、深圳跨境电商巨头因要涨房租连夜搬走?

周末,深圳跨境电商圈再次爆出猛料:年销售额高达几十亿的“跨境电商的沃尔玛”——宝视佳从龙华油松的大本营搬走了!

宝视佳为什么要搬走?

说法之一:宝视佳所在的办公大楼安锦恒科技大厦的房东要涨房租,宝视佳的老板不同意,一气之下,带着3000多名员工连夜搬走了。

如果真是这样,这说明,在跨境电商形势持续恶化的大背景下,跨境卖家们在背后还受到了来自国内房东的致命一刀?

对于安锦恒科技大厦,小编对这个地方并不陌生。身临其境的人都知道,这里从里到外到处都很破旧。说实话,如果不是宝视佳这样的跨境电商巨头入驻,这个地方有可能是深圳最不起眼的地方之一。

但是,就算这样,这个地方好歹也是寸土寸金的深圳。在深圳,再破的厂房都不愁没有人租。特别是2020年以来,原先在国外的很多工厂都搬回了国内,所以深圳工业园的厂房是最好租的,有中介透露,很多工业园的房子根本就没有空档期。

只是,像宝视佳这么大的企业,说搬走就搬走了,身后只留下几栋厂房宿舍,昔日热闹无限的街道也一下子归于冷寂,之前依靠大厂们活得有声有色的餐馆、商超、服装店怎么办?

难道真的是说,房东的短视无异于杀鸡取卵,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当地经济圈?

另一种说法:房东也意识到了大楼破旧的现实,所以现在,这栋大楼正在进行全面升级装修——装修的钱当然不能由房东自己出,而是由入驻的所有商家来承担,作为这条街实力最强的仔,宝视佳因为装修升级涨一点房租,本身没有什么问题。

还有一种说法:宝视佳这次走,并不是有些媒体说的那样:连夜搬走。

从常理上说,对宝视佳这样的年营收几十亿的企业而言,它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要通过董事会的反复考量,连夜搬走这种事,发生的机率并不高。

据说,早在一年前,宝视佳就已经确定了要从安锦恒科技大厦搬走的决定,新办公地点是公司早就买下的融创智慧大厦写字楼。

如果最后这种说法是真的,那只能说明一件事,这些年通过做跨境电商,低调到将总部放在那么破旧办公楼的宝视佳,真的赚了很多钱!

二、“跨境电商的沃尔玛”

世界跨境电商看中国,中国跨境电商看深圳。

从改革开放的洪流中成长起来的深圳,在商业嗅觉上一直很灵敏,特别是在对外贸易方面。深圳也是全国各地跨境电商最活跃的地区。

就拿宝视佳科技来说,几乎在国内电商刚刚起步时,它就已经同步布局了跨境电商业务,在2007年就已经作为中国跨境电商的“拓荒牛”正式进入跨境电商领域。

因为有了先入优势,再加低调的行事风格。经过多年的发展,宝视佳已经成了一家多平台、多品类的跨境电商巨头:一方面,它在亚马逊、Ebay、Wish、Alibaba等多个B2C及B2B平台都拥有数量巨大的店铺,甚至被称为跨境电商行业的“铺货之王”;另一方面,经营的范围持续扩大,产品遍及服饰、家居、美妆、3C电子、户外、玩具、安防监控、汽车配件等数十种品类,公司常备SKU达10多万,日处理订单量高达几十万单。

除了深圳,宝视佳在海外的美国,国内的广州、东莞、义乌等地都设有分支,业务范围遍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公开数据显示,2018年,宝视佳的年销售额超过50亿;2019年,宝视佳再次逆势上涨30%。所以,从2019年起,公司已经将未来三年的交易目标定为突破100亿。

有宝视佳员工称,因为业务太忙,他们在宝视佳每个月都要额外加班50到60个小时。

所以,虽然是在深圳,一个月几十万的租金,宝视佳可能真的没有放在心上,人家几年前就买下了办公条件更好的写字楼就是证明。

但是,就算宝视佳在这几年发展得不错,也改变不了整体上跨境电商面临的危机:对很多跨境电商卖家而言,房租等不断增加的成本,已经成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了。

三、从“买下深圳湾一号”到“为房东打工”!

谁能想到,曾经风光无限的跨境电商行业,这半年多来都经历了些什么!

曾几何时,在深圳华南城、坂田等跨境电商聚集地,每天大量招聘新人成为很多企业的日常。

就拿坂田来说,2019年,很多人都知道了 “中国最牛街道办”:深圳粤海街道。而在龙岗,也有一个丝毫不输给粤海的坂田街道办——小小的坂田,贡献了整个深圳十分之一的GDP,放眼全国,都很难找出第二家这样的街道办。

坂田的经济崛起有很多因素,但是,跨境电商绝对是不二之选:在坂田,你出门遛个狗,都能看到有人提着不同的亚马逊纸袋子。

然而,今年上半年开始,在亚马逊大量封号的背景下,包括坂田在内的一些国内跨境电商卖家也遭遇着大洗牌,一些没有实力的卖家默默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新的背景下,退租后租用更小的办公室度过难关,成为一些跨境电商卖家避险的下意识选择。

对亚马逊三杰:安克、傲基、泽宝;华南四少:傲基、有棵树、通拓、赛维;坂田五虎:蓝思、泽汇、宝视佳、公狼、智汇创想这些动辄几千人的跨境电商巨头而言,他们租用的厂房面积很大,经济效益好时,这点房租还可以不当一回事;生意惨淡时,则是一笔很大的重负。

我们从公开的信息上,查到了在深圳做跨境电商要承担多少的房租。

比如说,傲基的总部在华南城,当地电商产业园租金大约25元/平/月,加上物业收费15元/平/月,按10万平米的厂房计,一个的租金400万。

亚马逊"三杰"之一的安克,总部在深圳南山区的健兴科技大厦,当地的平均租金在100元/平/月;

泽宝网络的总部在正在打造369米双子塔、小区里引进了地铁线路的星河world大厦 ,这个小区是目前整个龙坂片区房价最高的地方之一,写字楼的最高租金近130元/平/月!

……

从另一个方面而言,宝视佳之所以在几年前大赚之时就提前买下办公楼,也是针对深圳不断高涨的房租进行的提前布局,这也说明,跨境电商卖家和房东之间的战争其实一直都存在,而且一直都没有缓和的趋势。

跨境电商巨头们都这样了,对于更多的中小卖家而言,一个月少则几万,多则几十万的租金,以及动辄几十万的转让费,在越来越不利的跨境电商环境面前,就是随时压倒公司的最后那根稻草!

从一年前“买下深圳湾一号”到如今无奈“为房东打工”,在深圳做跨境电商, 就是这么魔幻!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热门推荐
阅读排行榜

Copyright! X3.2© 2008-2019 电商资讯网www.cnecn.com.cn版权所有.( 蒙ICP备18004963号